父亲最后的愿望


老伴不得不打电话给儿女

老伴别过脸去

还熟年轻时候落下的风湿骨痛
从未消停过
把好端端的一个女人折磨成了一个瘸子

作者:朱钟洋;笔名:平平易近粗食

在父亲的心里
最放心不下的是老伴老伴患有心衰
需要在夜里吸氧

父亲说:“去冷热联供公司走一趟吧”

父亲就是这样
连末了的盼望里也没有自己

但是现在
父亲却溘然要开通凉气
其实有些意外父亲说
儿子刚刚完婚
媳妇还怀了小宝宝
外孙子还小
都受不得热

南方的小城
一到夏天
家里要是不供冷
热得像蒸笼这几年
小城用上了冷热联供公司的凉气
立夏刚过
家家户户便开通了凉气可是父亲节俭惯了
每年夏天
一台吊扇摇啊摇
也就过了

日子一天天曩昔了父亲奇迹一样寻常挺过了两个月
从春寒料峭的日子熬到了烈日炎炎的夏天但是
再顽强的意志也斗不过要吞噬生命的病痛父亲终究熬到了某个极点
连站立都要人搀扶
多走几部
便咳嗽
能咳出血来

父亲唯独忘记了自己十六岁的时候
没有了爹娘
工厂向导可怜他
破例招他为工厂安保员因为父亲是童工
为了躲避劳动部门的检查
父亲只能上夜班
独自把守一个大年夜除夜大的车间
和寂寥作伴父亲从心底感激工厂
这夜班一上就是四十年
直到退休父亲把所有的工资都换成了儿女的学费、老伴的医药费
无怨无悔

父亲老了
身患骨癌
病入膏肓
无药可救医生说
命不过一月

父亲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
哭了都是要入土的人了
还想着怎样照顾周全来见末了一面人

父亲知道
儿子刚刚被提拔为一家外贸公司的发卖经理
整日国内国外飞来飞去
只为更多的发卖业绩
更为了和刚过门的媳妇过上更好的日子还有房贷、车贷都在等待儿子去偿还女儿早完婚了
可孙子才两个月大年夜大
嗷嗷待哺
女儿怎能丢下孙子不管呢?

父亲是个普通的工人
身材矮小
皮肤黝黑
话不多父亲生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曾备受众人嫉妒父亲深爱两个儿女
恨不得把生命的全部都给他们正因云云
父亲坚定不让老伴把病情告诉远在另一座城市的儿女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mspanj.com/ozi/9.html